历史上的今天:华夏民族再度崛起的热血一战

作者:我方团队张嵚

大唐贞观三年(629)12月13日,是公元七世纪的历年冬季里,出名寒冷的一天,整个中国北方,从今天山西到河北,都是一片茫茫暴雪呼啸。都说瑞雪兆丰年,此时也正是初生的大唐帝国,正在艰辛重建的年代。

哪怕是寒风呼啸间,中原各地的要道上,依然可以满眼看见返乡的农民,衣衫褴褛却满怀生活的期望,各地的村镇上,减免赋税鼓励生产的通告,也在到处传扬,更可见的是郊野村庄,曾经的断壁残垣间,也又竖起了新盖的房屋,茫茫风雪间,飘起炊烟绕绕,一切,都是新生的气象。

可就是这休养生息的年月里,比起内地这日渐回暖的太平气象,大唐千里边境线上,这一天却是气氛突然紧张,所有的边防驻军,都进入一级战备状况,各个城关的大门紧闭,部队紧急集结,似乎在这茫茫风雪天中,一场空前大战,就要一触即发。

风雪天出击,本是兵家大忌,但这一天,新生的大唐王朝,却偏要直面这残酷的挑战:唐太宗李世民正式下令:枕戈待旦的十万大唐精锐全数动员,由兵部尚书李靖统帅,兵分四路北上,目标:东突厥!

这是华夏民族历史上,又一次热血澎湃的征战,不仅仅是要战胜一个欠下累累血债的强敌,更要吹响一个民族历经苦难战乱后,再次崛起于世界的号角!

这场战争的意义有多大?就要说说这个顽强凶残的敌人:东突厥!

作为一个自南北朝起,就长期侵扰中原的游牧帝国,东突厥与华夏民族之间,几百年里血债累累,甚至就在苦难的隋末农民战争里,正是野心勃勃的东突厥,处心积虑扶持了几大北方政权,才导致了这场惨烈内战的旷日持久。而在大唐王朝统一南北,开始艰难休养生息时,却又是东突厥的暴烈南侵,给艰难复苏的华夏民族,再次带来悲惨重创,从唐高祖李渊起,唐朝军队在各个战场上,就不停惨遭东突厥的追打,步兵为主的华夏军队,面对拥有强大冶炼技术和先进战法的突厥铁骑,一度到了苦不堪言的挨打地步。

对于唐太宗李世民来说,东突厥更意味着一种下马威的屈辱,这位青年帝王刚刚擦干弑杀兄长的血迹,正准备雄心勃勃打造强国,谁知贞观元年,皇位屁股还没坐热,就惨遭突厥下马威,历经内战锤炼的大唐军队,在突厥迅烈如风的战法面前溃不成军,几乎是崩溃性惨败,被突厥一路打到长安外的渭水,幸亏唐太宗临危不乱,在渭水河边怒斥突厥背盟,又赖唐军将士浴血奋战,终于悲壮顶住突厥疯狂攻势,这才使突厥收敛骄狂,收下唐朝大笔金银财宝后得意洋洋撤军!

但是所有亲历过战争的唐朝文武大臣,乃至百姓将士都明白,这次撤退,只是一次短暂的休战,突厥人的特性,就是狼一样的凶残,下次饥肠辘辘时,必然卷土重来,割肉喂狼从来换不来和平,太平生活,只有铁与血才能换来!

于是,早在突厥人得意洋洋离开长安时,唐太宗李世民望着他们嚣张的背影,只咬牙说出八个字:将欲取之,必固与之。此刻的屈辱,就为未来某一刻的雪耻!

雪耻的一天,大唐军民没有等太久,不过三年,这三年里,大唐励精图治,尤其是军备建设,更是红了眼抓紧,唐太宗亲自和士兵们一起练习骑射,更再造了一支强大的骑兵军团。贞观三年冬天,东突厥横遭雪灾,正是内部混乱的时机,大唐铁军,可以亮剑了!

于是,满怀着热血豪情,早已准备三年的唐军出发了,不战胜突厥,大唐的边患就不可能根除,大唐百姓,不可能真正休养生息,这一场出征,已不再是效忠于某一个人,而是为了捍卫华夏民族历经苦难,终于博得的重生机会。突厥,不能把它夺走!

在这样的志气下,四路出击的唐军,几乎云集了唐初华夏民族所有的战场精英,李靖柴绍徐世绩李道宗,全是听过隋唐题材评书就熟悉的闪亮名字,甚至还有苏定方这样,昔日曾和大唐王朝血战到底的内战死仇,此时此刻,这些华夏的军人们,已经捐弃了所有昔日的仇怨,共同战斗在一面战旗下,执行一个更加伟大的使命:反击突厥!

随后的战事,几乎是摧枯拉朽一般,长期被游牧民族嘲笑为不擅长骑兵战的华夏军队,这次如电光火石一般,快速拿下阴山,酣畅淋漓吊打突厥,几乎不到一个月时间,就将突厥精锐骑兵全数打废,俘虏突厥人十多万,连突厥颉利可汗都狼狈沦为俘虏,昔日强悍一时的东突厥汗国,就这样惨遭碾压,乖乖接受了灭亡的命运。

这是大唐崛起的热血一战,这是大唐皇帝被称为“天可汗”的开始,12月13日这一天,正是这场伟大战争的起点!

Share this post

Post navigation

You might be interested in...

No comments yet, be the first!

Comments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